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

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

第1108章 最后一个马甲,最后一个章节,最后的最后!

作者: 公子如雪

    两年后。

    每年一界的音乐剧盛事——托尼奖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和往年一样,这次盛会依旧是吸引着,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剧创作者和表演者们参加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颁奖礼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由数辆黑色轿车组成的车队在颁奖外的地毯前停下,工作人员拉开后车门。

    套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帝临第一个钻出车子,绕过车身,拉开另一侧的车门,将君轻从车内扶出来。

    一身简洁黑色晚礼服的她,与两年前几无二致。

    只是脸上少女的青涩此时已经尽去,眉宇之间的目光明显依旧,更添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指掌亚太地区娱乐圈半壁江山,坐拥富可敌国的财富,这样的女人自然也是记者们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在闪光灯中站到地毯上,并没有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后面车子驶过来,这一次下来的是穆谨白和青黛,二人同样是以夫妻的身份参加的。

    一位是国际级别的影帝,一位是拥有独立品牌,在巴黎开过几次个人服装秀的时尚大咖,立刻就引得记者位阵狂拍。

    第三辆车,钻出来的同样是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JIMMY小心翼翼地伸过两手,将赵依依扶出车子,踩着高跟鞋的赵依依,与当日已经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两年时间辛苦努力,拿下导演系的硕士学位不说,她自己做导演拍摄的短片,去年就已经拿过奖。

    不少外籍记者,都是第一时间叫出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二人第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,如今的赵依依早已经不会,因为面对闪光灯紧张得想要下厕所。

    第四辆车是霍锦城和林风晚,这位已经宣布息影的前影帝,这次是以出品人的身份和妻子一起出席的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还有第五辆车。

    这次下车的是冷默和何思韵,二人是作为音乐剧的最佳男女主角提名而来的。

    君轻推出的音乐剧《花木兰》去年第一次上演,就震惊整个音乐剧圈。

    从主演到服装,从配乐到舞蹈编排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还有最最重要的剧本。

    最佳男主角、最佳女主角、最佳音乐剧服装、最佳配乐、最佳导演、最佳音乐剧,此次,《花木兰》整整拿到6项提名,这也是并不多见的情况。

    五对俊男美女齐齐登场同框,强大阵容,让所有的记者都要为之疯狂。

    人们疯狂拍摄的时候,几人则笑着走上红毯,走进颁奖现场。

    片刻,颁奖典礼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套着西装的主持人走上颁奖台。

    “女士们、先生们,欢迎诸位莅临……现在,我们正式开始今晚的颁奖。”

    “最佳男主角,《花木兰》男主角饰演者……冷默先生!”

    全场掌声。

    “最佳女主角,《花木兰》女主角饰演者……何思韵女士!”

    全场惊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最佳导演奖……”

    赵依依紧张地握紧两手,JIMMY伸过手掌,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紧张,我就是……有点想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赵依依话音刚落,主持人的声音已经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《花木兰》导演,赵依依女士!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JIMMY带头鼓掌,同行的所有人也都是向她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?真的是我?!”

    赵依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我得奖了,天啊,我想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JIMMY站起身,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女孩子错愕之余,完全把紧张给忘了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回来的时候,JIMMY已经松开她。

    “去领奖!”

    平复一下心情,赵依依自信地走上领奖台,接过自己的奖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最佳音乐剧服装,《花木兰》服装总设计师……青黛女士!”

    “最佳配乐……依旧是《花木兰》,穆谨白先生!”

    再一次听《花木兰》这个名字,现场的嘉宾和观众,已经不能用赞叹来形容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一次《花木兰》不仅仅争服所有观众的钱包,也成功地争服评委们,成为本届评选最大的赢家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即将揭晓的是年度最佳音乐剧剧本,获得此项提名的有《至爱之城》、《幻想》……还有《花木兰》!”

    等待评委出结果的时候,穆谨白、青黛、霍锦城、冷默等人……都是疑惑地看向君轻。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她可是说过的,这一次这位神秘的编剧就会出现。

    连续写出两个剧本,火得一塌糊涂,让这些业内大佬都是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现在众人都在等待着,这位神秘而有才华的大编剧,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何许人也,能写出这样棒的剧本。

    只有帝临和林风晚表情平静,因为他们是“唯二”知道真相的人。

    “轻轻,穆谨言到底来了没有?”穆谨白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来了呀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齐齐在她身上定格。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我,你就是穆谨言!”青黛道。

    君轻眨眨眼睛:“如假包换!”

    此时,工作人员将评委评选出来的结果送到台上,颁奖嘉宾接过信封,小心地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宣布,年度最佳音乐剧剧本依旧是《花木兰》,有请编剧穆谨白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掌声。

    在众人或错愕,或惊讶,或无奈的眼神中,君轻坏笑着向几人抛个媚眼,走上领奖台。

    去年,这个名字就已经因为《奔月》拿到过一次提名,后来仅以一票之差输给世界级元老编剧。

    当时记者们就已经深深地记住,这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东方名字。

    拿到提名名单的时候,大家就都在好奇,这位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现在,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所有的记者都是好奇兴奋地端起相机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走上舞台,所有人都是怔了怔,才回神来大拍特拍。

    “哇,君小姐,您是代替编剧领奖,还是说……您就是穆谨白本人?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我就是穆谨言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名字,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君轻站在台上,注视着帝临等人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的父亲姓穆,我的母亲姓君,君轻是母亲给我的名字,穆谨言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,因为我不是仅是妈妈的女儿,也是父亲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恭喜你,也恭喜你的父亲母亲,有你这么优秀的女儿!”

    大洋彼岸。

    冷明哲与穆逸臣也在通过电脑看实况转播,听着屏幕上女儿的声音,穆逸臣嘴唇颤了颤,红了眼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……什么事都在颁奖礼上说。”

    “轻轻啊,是个真性情的好孩子!”

    冷明哲低低叹了口气,也转过脸,悄悄地抹了抹眼睛。

    从刚才看到儿子领奖,这位当父亲的就一直在忍着。

    两个当爸爸的互相看看对方的样子,都是自嘲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人老了泪窝浅,你可不许告诉我们家那小混蛋啊!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啊,不许告诉轻轻和谨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这是咱们老哥俩的小秘密!”

    两位爸爸各自端过自己的牛奶杯,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千万里之遥,那边是晚上,这边才是清晨。

    感动完了,两位老人又开始计划着未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羡慕你啊,两个孩子都成家立业,过不了多久就能儿孙满堂,我们这个……八字还没一撇呢!”

    “我看思韵这孩子不错啊,小墨没想法?”

    “天天忙得要死,这孩子的心思谁知道啊,不过思韵这孩子,可是真懂事,我是真喜欢!”

    “快看,最后的大奖!”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再一次转身屏幕,紧张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此时,搬奖礼现场,主持人打开信封,看看上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我想,诸位应该已经猜到了,今年的最佳音乐剧奖得主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,齐呼。

    “《花木兰》!”

    《花木兰》无疑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之作,成功登顶夺冠。

    君轻与帝临带头,所有出品人、主演、导演……全部上台一起领奖。

    这一份荣誉,不仅仅是属于她一个人,也是属于大家的。

    奖完奖,大家互相拥抱着祝贺。

    一个抱一个,都有爱人和老婆。

    冷默和何思韵也是下意识地向对方转过身,笑着向对方伸过胳膊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恭喜你!”

    手里还拿着奖杯,她不小心侧脸,正撞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天天被你踩,我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《花木兰》有一段很难跳的双人舞,有许多都是有点武术动作的,两人练的时候可是没少费劲,她不知道多少回踩过他的脚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何思韵郑重地注视着对方,道谢,“如果没有你,我也不可能拿到这个奖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谢谢你。”冷默露出微笑,“如果没有你,我也不会参加这个音乐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能不能别老王卖瓜,自卖自夸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行!”

    于是,二人伸开手臂,互相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会儿,其他人抱完了,二人瞬间成为最引人注目的人。

    男女主角,亲密相拥,这也太可了。

    记者们的镜头,齐齐对准二人按下快门。

    颁奖礼之后,还有一个宴会。

    不过,几人都没有参加。

    各自有各自的工作,各自有各自的事业,大家忙忙碌碌,聚少离多。

    难得这么多好兄弟、好姐妹聚在一起,当然要单独地聊一聊,聚一聚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去餐厅,而是直奔海边别墅区。

    今晚,远航的人将要吞来,刚好和他们一起聚一聚。

    几人赶到的时候,风沉正从酒窑里提着酒出来,男人们见状,纷纷走上前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,还有我,谁来帮帮我?!”

    厨房里传来风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来啦来啦!”

    女孩子们笑着进去,将沙拉和点心之类的东西端上桌,桌上已经摆好要烤的肉和一些水果。

    希望大家能过一个开心的晚上,风沉给管家和女佣们都放了假,今天大家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    “本来想去现场看你们颁奖的,不过……”风暖耸耸肩膀,拉拉身上的围裙,“为了给大家准备好吃的,只好在这里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有看现场直播。”风沉笑着补充。

    “没错!所以……”风暖竖起右手,“我的手指差点切掉!”

    “受伤了?”

    风沉第一个转过脸,抓住她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!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关切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一个小口子,我开玩笑的。”风暖不以为然地抽回手指,“我可听轻轻说了,帝临你的烧烤最好吃,接下来的活儿可就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帝临脱掉西装外套,站到烤架前,“轻轻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带这样秀恩爱的,我们也很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轻靠在椅背上,懒懒洋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太想吃肉,给我点水果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在酒店也没怎么吃东西?”帝临放下装着肉的盘子,担心地走过来,将额巾上她的额,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风沉拿着创可贴出来,见状,也是关切地转过脸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是有点困!”君轻向众人摆摆手,又推一把帝临,“你们别管我,真的没事,你快去烤肉!”

    看她没有大碍,帝临重新站到烤架前。

    风沉则走到风暖面前,将创可贴打开,小心地帮她裹好伤口。

    “晚一点,我再带你去找一针。”

    “水果刀,不至于啊,哥!你去给大家倒酒吧!”

    风沉走过来,帮着众人倒酒,君轻捧过一杯酒,站起身送到烤架前帝临手里。

    “去坐着等吧,这里呛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君轻已经捂住嘴,冲向门内。

    “轻轻!”

    帝临第一个追过来。

    穆谨白、青黛、风沉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担心地追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君轻抚着马桶,干呕几口,什么也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帝临,却是满脸紧张,看她直起身,他立刻转过脸。

    “风沉,借用一下你的车,我带轻轻去医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们!”风沉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去吧!”穆谨白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君轻刚要说什么,喉咙里一酸,又是一阵干呕。

    结果,只吐出几口苦水。

    看她这么严重,大家哪里放心,不由分说地将她扶出洗手间,一起送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听完君轻的陈述之后,医生开了几个化验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医生搞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十多人的大部队,从医院这头追到医院那头,又从那头到这头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是焦急地等,帝临手握着她的手掌,也是一脸地紧张,反倒是君轻安慰大家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医生说就是例行检查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护士过来,通知君轻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她的丈夫,也不能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只能允许患者进去。”

    无奈,众人只能在外面等。

    片刻,君轻捧着一张诊断书出来,垂头丧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一沉。

    “轻轻!”帝临扶住她的手掌,“别担心,天大的事情我们都能扛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轻轻,肯定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“对啊,轻轻……”穆谨白都要急死了,“你倒是说话呀,到底怎么回事,如果缺肝缺肾,我把我的给你!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我……”君轻抬起脸,笑着宣布,“怀孕啦!”

    “臭丫头,你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轻轻,恭喜!”

    “天啊,我要做舅舅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对男女都是激动无比,反倒是帝临,在最初暗松一口气之后,表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他是高兴懵圈,还在和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哈,看这个当爹的,都傻了!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啊,帝总!”

    “马上咱们就有小帝总了!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个小公主呢?”

    “小公主最好,我喜欢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和穆神生一个不就行了,刚好和君姐一块坐月子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可是双喜临门!”风沉笑着开口,“这可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,今晚咱们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“你们醉可以,轻轻不能喝酒,她现在是孕妇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以后你可得注意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,君轻的视线却在帝临身上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,帝临的表现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帝临轻轻摇头,“我就是……有点太突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凡事都有第一次吗?”JIMMY笑着拍拍他的肩膀,眨眨眼睛,“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回去喝酒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脸喜色,帝临也露出笑容,伸手扶住君轻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医生有没有说,要特别注意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现在宝宝才只有一个多月,不用担心。”君轻笑着安慰他一句,“走吧,我们先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兴师动重而来,兴高采烈而回。

    重新到桌边坐下,大家兴致更高,从猜男孩女孩子打赌,到替小宝宝想名字,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原本说好不醉不归,可是考虑到君轻现在已经是孕妇,大家还是早早就散了场,让她回去好好休息养胎。

    一众人等一起将二人护送到酒店,又亲自送到客房。

    尤其是穆谨白,更是小心翼翼,左叮嘱右叮嘱。

    直到青黛拉拉他的胳膊,穆谨白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早点休息,我……我去给爸爸打个电话,告诉他这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光顾着高兴,几人还没有通知家长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君轻送二人离开,关上房门回来。

    帝临早已经迎过来,扶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是泡澡还是沐浴,怀孕了能泡澡吗?”

    伸手拉住他的手掌,君轻将他引到床边坐下,抬眸对上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从知道怀孕之后,他就怪怪的。

    君轻了解他,尽管他看似谈笑风声,但是眼神里明明写着担心和忧郁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紧张。”君轻也知道,母亲因他离世的事情,笑着安慰,“我不会有事的,我保证会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,难道……你不想要一个像你这么帅的儿子,或者像我这么可爱的女儿。相信我,不会有事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女孩子的眼睛里,目光亮亮的,写着兴奋与期待。

    帝临看得出来,她想要这个孩子,她很开心。

    他不忍心拒绝她。

    伸手拥住她的腰身,将头轻轻地靠在女孩子身上,帝临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君轻笑着抱住他,笑着吻吻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命令你,去帮我拿睡衣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帝临站起身,强压下心头异样的情绪,走进衣帽间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公……”君轻跟过来,“是你给爸爸打电话,还是我打?”

    帝临停在衣帽间门口:“你打吧,他喜欢听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头,君轻并没有看到男人眼神中的忧郁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抓过手机,君轻笑着拨通帝老爷子的电话,“爸,我是轻轻……对……是吗,您也看颁奖礼了,现在……我要告诉您一个好消息……您马上又要当爷爷喽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正在与罗兰下棋的帝老爷子,抓着棋子站直身,“你不是骗爸爸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骗您呢?”君轻笑语,“我们刚从医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这可是天大的好事……那……你们什么时候回来……我让兰叔给你准备点补品……不行……要不……你们别坐飞机,坐专机回来吧,飞机挤得不安全……好……那就这么定了,不用着急啊,你休息好再回来……对了轻轻,你可得加强营养……记得喝牛奶……对了,医生有没有给你补叶酸啊,我记得要补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说自家那个小混蛋也要当爹了,可把老人家激动坏了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手里握着一枚棋子就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去准备点补品……不行,也不能随便补,咱们得讲究科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您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罗兰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轻轻……怀孕啦!”

    罗兰一听,也是露出喜色,“这可是大事,我马上去让佣人准备……”走到门口,他又停下脚步,“对了,帝老……儿童房安排在几楼啊?”

    帝老爷子笑得一脸无奈:“现在就安排儿童房,我说你啊,是不是比我还急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备无患吗?”罗兰笑道。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,这个……我得研究研究,对了……你马上打个电话给玛利亚妇婴,帮轻轻准备好房间……医生要最专业的,护士也是,钱不是问题,都订最好的!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吧!”

    罗兰去通知众人,打电话安排。

    帝老爷子来回踱着步,走了好几圈,这才发现手里还握着一颗象棋子。

    翻开一看,竟然是一个“帅”。

    “哟,看来……我们家要添个小元帅啊!不过也说不定,孙女也好,男孩子像那个小混蛋,天天气我,孙女像轻轻,多可爱啊!”

    这边老爷子高兴得像个孩子,就差手舞足啃。

    千万里之外的帝临,却失了眠。

    结婚以前,他一直都非常注意,就是不想让君轻怀孕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催过几回,他都以君轻还小,还在上学塘塞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定是上次从海上回来的时候,男人抬起右手,夹着烟的手指撑在额侧,满心懊恼和自责。

    混蛋,你怎么就没注意呢!

    君轻夜半睡醒,伸手过来没有摸到人,疑惑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四周都很暗,通往露台的窗帘没关好,隐约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她爬起身,轻手轻脚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隔着被风吹动的窗帘,只见帝临趴在栏杆上,手上夹着烟。

    他一向不怎么抽烟,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,才会抽上两支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旁边的烟灰缸里已经满是烟头。

    轻轻推开门,她迈步走上露台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帝临转过脸,看到是她,忙着按灭手中的烟头,又用手扇开面前的烟雾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,太呛,对你嗓子不好,而且……对宝宝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进去,外面凉!”大步走过来,将她扶住卧室,他又忙着退开,“我都是烟味,我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!”君轻起身,拉住他的手腕,抬起脸,“如果你还没准备好,这个孩子我们先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帝临伸手捧住她的两手,蹲在女孩子面前,平视着她的眼睛,“我……我不是……轻轻,对不起!我……我不知道怎么说,我绝对不是嫌弃你或者别的什么,我只是……我不想失去你……我真的不想失去你!”

    当年,母亲因为他离世。

    大哥有时候生气的时候,也会提起此事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你,妈妈就不会死!”

    “知道父亲为什么不喜欢你吗,就是因为你害死妈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你害死妈妈的!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,如同魔咒,一直刻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还很小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对于还是孩子的帝临来说,自然是一个巨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哪怕是现在他已经成长,马上就要做父亲,依旧无法从这个阴影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怕!

    怕重蹈覆辙,怕失去君轻,也怕将来会遇到另一个他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?轻轻,我不想失去你,我也知道你想这个孩子,我……我也想要我们的孩子,可是我……我害怕,我真的好害怕……我害怕你出事,轻轻……我不想再看到第二个我……轻轻……是我害死她的,是我!”

    生平第一次,那个向来杀伐果断的人,显得那么无助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帝临在君轻面前显示出他心底最深处的软弱。

    “或者!”君轻温柔地拥住他的颈,用手指帮他疏理着短发,“我们去找个心理医生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帝临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,上床躺下。”

    拉着他躺好,她侧身躺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从前一个村子,村子里有一个女孩子,叫花木兰……”

    他失笑。

    她也笑,然后继续给他讲,胡编乱造地讲。

    在她的声音里,帝临的情绪也是一点点地安稳下来,终于……睡着。

    考虑到他的状态,君轻并没有多耽搁,只是休息一天,就与众人一起回到帝都。

    机场的车子已经在等,让众人意外的是不光穆逸臣过来,连帝老爷子都亲自来迎接二人。

    “爸!”君轻快步走过来,一手一个拥住两位父亲,“二位一起来接,我可真是荣幸之至啊!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是大功臣呢!”穆逸臣笑道。

    “来吧,快上车!”帝老爷子笑着拍拍她的肩膀,视线扫过帝临,眼中闪过一抹晦涩。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众人一起在帝家吃饭,直到十点来钟,才分别散场。

    帝临站起身,准备送君轻回房间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,你到书房来一趟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老爷子在他身后说。

    将君轻送到房间,帝临来到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,并没有帝老,只是在桌上,放着一个日记本。

    本子对着门的方向,明显是给他留的。

    帝临看看左右,走到桌边,将日记本翻开。

    扉页好,四个可爱的卡通字体,涂成很明快的不同颜色——

    妈妈日记。

    下面写着时间和落款。

    时间是三十一年前,落款写着一个“琳”字,这是他妈妈的名字。

    帝临的眉跳了跳,终于还是将日记翻开。

    “今天医生告诉我,我怀孕了,我的心情有点复杂,即兴奋又激动。

    医生其实是不建议我把你生下来的,但是……妈妈听到了你的心跳声,跳得那么有力,妈妈想,这么健康的一个孩子,怎么能不让你来世界上看一看?

    所以,妈妈想了一整天,还是决定要把你生下来。

    妈妈是不是有点自私,希望你不要怪妈妈呀。

    从今天起,我会记录和你的点点滴滴,等你长大了,我再把这本日记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今天,妈妈第一次在b超机上看到你,其实你还很小呢,还没有妈妈的拳头大,差不多,像个核桃那么大吧。

    不过,医生说,你很健康,发育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妈妈好开心。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会在妈妈的肚子里打拳了,今天睡觉的时候,你踢了我一脚,把我都踢醒了。医生说你是个女儿,我倒觉得,你更像个男孩,这么活泼爱动的小家伙,怎么会是女孩呢?我还和你爸爸说,肯定是她弄错了,你猜你爸说什么?这个秘密,你要去问他才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抱歉,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爸,因为……我现在的状态不太好。

    我真得有点担心,你会出事。

    答应妈妈,你一定要好好的,健健康康地坚持到出生的那一天,我们拉勾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答应妈妈,做个好孩子,健健康康地长大,长大之后,你要学会爱别人,组建自己的家庭,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回来多陪陪爸爸,因为妈妈可能不能陪你们那么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页,只有几行字,笔划都是弯曲的。

    “宝宝,对不起,妈妈恐怕不能陪你长大了。

    你要记住,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。

    带着妈妈的爱,勇敢地活下去。

    答应妈妈,你一定要幸福,要把妈妈没有活的那一份都活过来。

    我真的爱你,好爱好爱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“爱”字,没有写完。

    眼泪落下来,打湿日记本。

    从懂事后,这是帝临第一次哭。

    眼泪浸湿日记本,透出下面的字。

    帝临控制住情绪,将日记本向后翻开。

    后面,是帝老的字体。

    “那天,你妈妈说,你可能是男孩,她问我,我会不会失望。

    当时我对你妈妈说,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都是我的孩子。

    你妈妈去世时,拉着我的走,我知道她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:放心,我会把他培养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她才闭了眼。

    现在,我要对你说:

    帝临,我的儿子,你是我的骄傲,自始至终!”

    落款时间是当天的十点十分。

    在他进来之前,老人家写的。

    帝临捧着日记,站在桌边,许久。

    最后再转身时,脸上已经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合拢笔记本,他重新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房间里,君轻已经洗完澡,正担心地注视着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在等他。

    看他进来,她大步迎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帝临没说话,只是将那个日记本递给她。

    君轻一直看到最后一页。

    那是她熟悉的字体——

    帝临的字体。

    四个字:“宝宝日记”。

    落款写着名字和日期。

    在“爸爸:帝临”四个字后面,还写着两个字“妈妈”,后面一个空位,是给她签名用的。

    他伸手,将笔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通了,你和宝宝我都要,我们一定可以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君轻接过本子,笑着,含着泪在妈妈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然后,她张开手臂将他拥紧。

    “对此,我坚信不疑。”

    楼下,不知道是佣人还是谁在放歌,是君轻的新歌。

    “人生的每一天都是一场冒险,只要有你陪伴,我便可以勇敢!”

    (全书完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生的每一天都是一场冒险,只要有你们陪伴,我便可以勇敢!

    谢谢每一个看到这一行字的人,爱你们。

    公子如雪

    2020年8月7日

    于北京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816680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